式神游戏

 式神游戏

作者:烈烈风中

「吁……」霊梦放下茶碗,口吐轻叹。冬天虽然已经过去,神社回廊上还是冷冷、清清。望着空无一人的神社庭院,霊梦向身旁盘子里盛着的煎饼伸出手……却又忽地停止了动作。

 

 「……」煎饼盘上方的空间裂开了,隙间中探出一条白胳膊。这场面按说足以令普通人惨叫起来了,对霊梦来说则并不值得惊讶。

 

 「喂,我说你呀!」啪!

 

 「疼!」无声无息地摸起煎饼,正在退回隙间的手臂被霊梦一掌拍中。

 

 「不要总是这样子随便拿人家的点心啦,紫。」「嘁~。本以为乘隙而入,必能成功的……」空间的隙间变大张开了,从中出现的是一位金发的女性——八云紫的身影。

 

 「……要茶麽?」「不,不必。我说,霊梦啊。」「什麽嘛?」「我现在有一样非常想要的东西哟?」「嗯哼~」紫笑容满面地说着,对方对谈话的内容则显得兴味索然。紫便又接着问道:「霊梦……我究竟是什麽呢?」「紫就是紫吧。」「……吒。」砰滋。

 

 「疼啊!」紫说着,食指尖突然戳在了霊梦的额头上。霊梦的身体微微一晃,便狠狠地瞪了紫一眼:「搞什麽嘛,真是的!」「下回再见吧。我去也——」「啊。」简短地打了声招呼,紫的身影便消失在隙间深处了。霊梦抚摸着额头,已经无的放矢的心情又变成了叹息。

 

 「说真的耶,到底是搞什麽嘛……」……嘿嘿嘿嘿……***《当天的夜晚》

 

 泡过了温泉,趁身上还没开始发冷,霊梦钻进棉被,舒舒服服地打起了盹。

 

 (明天怎麽安排呢。既没有降服妖怪的委托……去什麽地方出游也……)

 

 偏偏在睡意渐浓的时候,霊梦又想起还有事得做,便惺忪睡眼地被窝里爬了起来。

 

 「对啦……还有事情要做。只好再换一次衣服了……」穿好平时的巫女装,仔细确认了神社的门锁后,霊梦又走向会客室。拉开会客室的门,里面竟有一位按理说不该在此出现的人物。

 

 「呼呼……晚上好,霊梦。」「……紫。」坐在完全没有照明的客厅里的,正是八云紫本人。由於拥有「操纵境界的能力」,紫一贯神出鬼没。因此对这样的紫追问「何时,从哪里,怎麽样进来的」也都没有意义,惟独询问来访的意图还是有效的。况且在这种状况下,谁都会问一下她的来访意图吧。

 

 然而……霊梦却对眼前的状况安之若素,无动於衷。

 

 「喂,霊梦……」接着,紫便没来由地向霊梦发出了和白天相同的质问。

 

 「我究竟是什麽呢?」问题的内容完全相同,但紫的眼中正闪耀出妖异的光辉,仿佛在期待着什麽。

 

 「说什麽呢,紫。……紫当然是我的主人吧?」结果,霊梦口中答出的竟是不得了的内容。如果在场的有熟悉霊梦的人,也一定会惊愕的吧。

 

 「是的嘛,呼呼呼……那好,相对於我,霊梦的地位又是怎样呢?」「我是紫忠实的式神咯。」「……呼呼。」「从刚才起就在搞什麽呢……尽问一些理所当然的事。是不是睡太多变糊涂了?」霊梦的态度还和平时一样,但霊梦的心正在为「自己与紫的关系」而痴狂。紫霍地站起身,在空间中作出了宽大的隙间。

 

 「就在这里的话,不知什麽时候就会有来访者出现呢。转移场所吧,到这边来。」「明白了。」霊梦依照紫的命令走近了隙间。紫抱住霊梦的肩头,将她诱导至隙间内……***《紫的宅院》

 

 这里是紫自己的家,从幻想乡前来造访的通路已经被阻断了。霊梦被引入其中一间房。屋里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地铺着被褥。这些恐怕是紫事先准备好的吧。紫让霊梦坐到被褥上,再度开始了会话……「霊梦,知道式神都要做些什麽吧?」「当然咯。就是无论主人说什麽都一概服从。这点是常识吧。」「那麽,我的式神霊梦,也会对我说的事一概照办对吧?」「对呀。」「那麽……」紫露出了有点怕人的古怪笑容,作出了命令。

 

 「解开你穿着的东西吧,弄得更煽情些。裤裙也可以脱了。」「是。」霊梦当着紫的面,解开了裤裙的带子,又掀开小袖和服的前襟。接着,当她的手够到裤腰的时候,紫又开口追加命令道。

 

 「啊,对了对了。那个『缠胸布』也要拿下来。」「好好。紫今天要求怎麽这麽多呢……」脱掉裤裙的霊梦,开始褪下缠胸的布条。忙着宽衣解带的少女,被紫直勾勾地饱览着。

 

 此时的霊梦是被紫安插的特殊式神附体了。这一式神的特徵在於能令被附体者在保留原有性格与记忆的同时,又变得忠实地遵从主人的命令,对自己现在的行动既不会有疑问也感觉不到不寻常。可以说,霊梦已经处在紫的支配之下了……「已经脱完了哟。」「那好……从现在起,你要叫我『紫大人』,还要对我用敬语。知道了麽?」「明白了,紫大人。」「呼呼……这就是霊梦重要的地方……?」插图,三点暴露醒目紫让霊梦以M字开脚的姿势坐好,把脸深埋到她的胯下,用手指在小溪的周围描着边,细细地观察着。霊梦自己虽然被操纵着,羞耻心却还是有的,通红着脸,默不作声,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紫的行动。

 

 (夺走博丽家巫女的処女的话,博丽结界就会失效,幻想乡会大难临头的。不能要下霊梦的第一次虽然遗憾……但是就好好享受其余的部分吧。)

 

 紫的手「簌簌簌……」地抚摸着霊梦的肌肤,向上游去。霊梦不知是不是不愿发出奇怪地声音,紧紧地抿住了嘴唇。於是,紫将手从霊梦身上移开,举到了她的眼前。

 

 「霊梦,作为忠诚的证明,就来舔我的手吧。」「是,紫大人……」霊梦像狗一样匍匐在地,嘶溜嘶溜地用舌头抹着紫的手掌。看着这般光景,紫全身酥麻,为这份征服感而沉醉着。

 

 (啊啊……那个堂堂的霊梦……正在依照我的愿望行事。我操纵了霊梦……支配了霊梦……)

 

 紫朝霊梦露出了恍惚的笑容,式神化的少女瞳中的光辉正在逐渐消散。霊梦也开始以式神的身份,陶醉在服侍主人的喜悦中了。听从着紫的话语、实行着紫的命令,只是这样做,身体便带上了热度,腹部深处的某个器官也活跃起来。

 

 「嗯……嘶溜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「啊呀?这是怎麽了呢?腰都难受地动起来了哟?」「嗯,这……这个是……」「给我说实话。」「……是。听着紫大人的命令……就好像,美美地……沐浴在春天里……一样……」看着一边由於羞耻心而变得满脸通红,一边努力说明着原因的霊梦,紫再也忍耐不住,「咕」地托起霊梦的下巴,从最近距离对视着霊梦的眼瞳。

 

 「啊~」「……霊梦。」「是~」「你是能从侍奉主人中得到快感的式神。」「……啊……」巫女的躯体猛地一震。

 

 「你是只要被主人触摸就会感觉到快乐的式神。」「嗯……」眼睛嗡地变成一片虚无了。

 

 「你是只要与主人目光相交就会发情的式神。」「啊啊……」呼吸愈发凌乱、松开的口中垂下缕缕津液、身体微微颤抖着、四肢也变得用不上力了。紫仰卧在被褥上,霊梦失去了支撑,也朝着紫丰满的胸部倒了下去。

 

 「呼呼……已经使不出力气了麽?真不像样呢。」「啊啊啊……实在,系太……对呣起哈……」被紫触摸着。仅仅这样身体就被快乐所浸染,动弹不得了。霊梦维持着脸埋在紫的胸部间的姿势,呼呼地吐出因快乐而颤巍巍的气息。

 

 「啊啊……太可爱啦? 我家霊梦……」「呵啊,呵啊……紫哈……大人……」紫让霊梦翻过身,仰躺在被褥上,自己则在霊梦身边正坐起来,手在巫女纤细的身体上游走着。

 

 「啊,啊……不情了……感觉,变得好习怪啦!」「哎呀哎呀,才只是摸一摸而已哟?有这麽舒服的吗?」「呼呀,是呀啊啊啊啊!」右手划过了侧腹,在微微隆起的胸部顶点的周围集中抚摸着。

 

 左手则从肚脐向下出发,若即若离地碰触着大腿,温柔地呵着痒。

 

 「啊啊,嗯咕呜呜呜嗯……呼呀,就,就要……啊啊……好舒,舒胡……!」「真不是一般地淫乱呢,霊梦。」「啊,还要……还要呵……? 紫大人……」(……我,我也快忍不住啦。)

 

 啾啵……「哗啊啊!」紫冷不丁地吻上了霊梦小小胸部的尖端,把嘴唇吸在上面,舌头搅动着乳头……「啾咕,嘶溜溜……嗯……」「啊啊啊……不情,不行的啦……」「喂,霊梦……想和我做吗?」紫抬起脸,逼视着霊梦的眼睛。和主人四目相对的式神,再度被发情的火焰包围了。

 

 「想,想做。想呵……和紫大伦……做呃呃呃……啊~」沉醉在受宠的快乐里,霊梦流着泪,气喘吁吁地恳求道。就像是要塞住这张不谨慎的嘴似地,紫投来了一记深吻。

 

 「嗯……咕啾……呵啊……嗯……啾呒……」「嗯,嗯呜呜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嗯嗯……」历时数十秒的接吻结束后,紫放开了霊梦。话虽如此,霊梦的身体仍然因这番直升天国般的接吻的余韵而瘫软着,只能在被褥上颤颤栗栗地蠕动。紫借此时机也脱去自己的衣服,仿佛不分男女老幼都能瞬间俘虏的美丽肉体裸露在了空气中。

 

 「那麽,这次就用这里的嘴……来接吻吧。」「是……」紫托起霊梦的左腿,将霊梦的股间对准自己的股间一滑,合在一处。这也就是所谓的玉贝相拼(贝合わせ)了。

 

 「用这种方法的话,就能让你既保住纯洁……又能和我肌肤相亲了。虽说我其实是想逾越『性别的境界』来与你交欢的。」咕滋。#p#分页标题#e##p#分页标题#e#

 

 「啊嗯?」不过,霊梦并没有收到紫的说明。「还想感受紫大人更多」、「还想被紫大人弄得更舒服」之类的欲望甜甜地融化开来,占据了她的头脑。

 

 「那麽……这将是我们值得纪念的初夜呢?」咕滋,咕滋,咕滋……「啊,好棒呵,紫哈,大人!」咕滋,咕滋……「嗯? 呼啊啊……霊梦,霊梦……?」紫像在做活塞运动一样剧烈地活动着腰部,一次次聆听着从「相互接合的口」那边传来的闷闷水声。霊梦根本连话也说不出来了,紫也同样……在为与霊梦肌肤相贴而感到喜悦。

 

 「咕呜,呵啊……啊嗯~」「哗呀……咕呜嗯,呼啊……」咕滋! 滋溜! 咕滋……!

 

 渐渐地,紫也漏出了喘声,二人的娇声混合着水音,奏出淫乱的和声。接着……两人的快感也上升到了顶峰。

 

 「啊,去,去了……霊梦,和我同时……丢吧……呃……」「哗呀!啊,我……也嗷……弃……去,去啦……咕滋,咕滋,咕滋……!

 

 在一起激烈摩擦的秘部传来的快感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大的「那个」顺着两人的脊髓冲刺而上,在脑中爆炸了。

 

 「嗯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呃!」「紫,紫大伦……!」「「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……!」」激烈度更胜於自慰的高潮。两人哆哆嗦嗦地痉挛着,无力地伏在被褥上,体味着高超的余韵,浮现出恍惚的微笑……紫拥抱住霊梦:「这下你……就是只属於我的东西了? 唔呼呼……」「紫大……呼啊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」「好好睡吧……」「是……的……」不一会儿,霊梦便在紫的胸怀间静静地吁着气,沉沉睡去了。紫还像在把玩洋娃娃似的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慢慢抚摩着霊梦的身体……***《翌日……》

 

 「吁……」霊梦一如平日坐在神社回廊间啜着茶。但是,今天的情况又有些不同。从一早便被倦怠感侵袭,那感觉就像头晚通宵都在做运动似地疲劳。然后,就在霊梦向摆在身旁的盘子里的煎饼伸出手去的时候……「早啊霊梦,心情可好?」「怎麽又是你?」有人对霊梦打了声招呼。空间的隙间打开的地方,刚好是煎饼盘的正上方。那声音的主人当然是紫了。

 

 「今日有何贵干啊?漂亮的赛钱箱在那边哟。」霊梦依旧全无殷勤地指向了赛钱箱摆放的方位。

 

 「真冷淡哪~只是来向你下邀请的啦。」「邀请……?」「对的,邀请。」紫将身而出,确认过周围没有第三者,向霊梦低语道:「今夜也……再来我家侍寝吧。」「欸……」霊梦的视线已经无法从紫的眼睛上移开了。对着变成这幅模样的霊梦,紫继续说着:「还有,今夜还是我过来接你……好吧?」紫伸出手,温柔地摸摸霊梦的头,霊梦眼瞳中的光芒便急速消失,表情也忽然变得空虚了。

 

 「是……明白了。紫大人。」~终~